1. <rp id="6urqt"></rp>
          <rt id="6urqt"></rt>
        2. <rp id="6urqt"></rp>
                                         

                                     沅安老人遺稿(之三)

             

          (二十九) 新居答關子高

          世態曾經看爛熟,歸來始學建新居。走投盡路家猶在,老邁成翁我不辭。靜讀紅文思己過,應無私利說人非。菜根亦有清香味,舊鋏休彈食欠魚。

          (一九七四年四月十九日)

          父注:高曰:“新屋落成矣,可作詩示我,并轉兒女。”聞此有感,而成七律一首。首句“看”字讀平聲。

          賢慶評注:這首詩和上面三首舊作是同一天憶記和寫作的。三十多年前的萍水相逢的南寧姚女,總不及患難與共的老妻啊!父母回鄉后,所居之屋在一個臺風之夜被吹塌。在眾親友的幫助下,父母塌了的屋子重新又建起來了。父親注解中說到,是母親提起,新屋落成了,你應寫一首詩給我看了,還要轉給兒女們看看呢。于是,父親寫了這一首七律。父親借這首詩,再次表達了他樂觀積極的心境,如“走投盡路家猶在,老邁成翁我不辭”句;自覺反省的心胸,如“靜讀紅文思己過,應無私利說人非”句;安貧樂道的心態,如“菜根亦有清香味”句;末句“舊鋏休彈食欠魚”用了戰國時人馮諼的典故,更表明自己無私無欲的心情。

           

          (三十)  夜讀自嘲

          不為功名不為錢,夜闌人靜我遲眠。卻忘目力經非昔,猶在燈前讀萬言。

                                (一九七四年四月廿一日于沅安村深夜十二時)

          父注:婦曰:“夜深矣,何必太疲勞!”聞此,有感婦言事實正確,而自嘲作七絕一首。

          賢慶評注:父親一生好讀書,過去在廣州時,夜間常在燈下讀書看報,回到家鄉后,此習慣亦未改變,我想,除了毛著四卷,當時能找到買到的書他都會看的。這首詩特別注明寫作的時間,是深夜十二時。四月春夜,蛙聲催夢,正是好眠之時,沅安村的一位年近七旬飽經風霜的老人,在一間陋屋的閣樓上,坐在一張簡樸的書桌前,伴著暗淡的煤油燈,正入神地“讀萬言”,這應是一幅很感人的圖畫吧。

          對父親的夜讀,母親肯定常提醒他,不要太勞累。以前父親不一定聽從,但是,今次,他已有所覺悟,“有感婦言事實正確”,因為他也感到“目力經非昔”。我想,父親目力差了,除了年紀大之外,恐怕和鄉間無電,僅用煤油燈也有關。

           

          (三十一)  急雨過后

          遍山風雨情方急,雨過山青景又奇。我愧當前非畫手,自將裁入打油詩。

                                  一九七四年四月廿二日)

          父注:一次急雨,來勢正猛,過后,山景自現,我無聊村居中,見此有感而作。

          賢慶評注:第三句第三字似非“當”字。父親的詩歌,直接寫景的并不多,這是其中的一首。一場急雨過后,山景奇妙可觀,即引起了他的詩興,這可以體現父親熱愛生活熱愛自然的性格特點吧。不過,從他注釋中之“我無聊村居中,見此有感而作”兩句,又隱隱約約感受到他閑居鄉間那淡淡的郁悶。是的,自己雖已平反,但四方兒女仍需牽掛,國家仍處于多事之秋,而他除了在鄉間養老,似乎難有更大的作為了啊!

           

          (三十二)  認真看書學習

          紅文警句多無限,豈肯虛窗盡日閑?滌面洗心應自覺,脫胎換骨敢辭難?牙簽新觸原知懶,編絕三遭老未成。奈有婦人嘲弄我,指看鏡里鬢斑斑。

                                           (一九七四年四月卅日)

          父注:末句“看”字平聲。

          賢慶評注:父親寫詩,注重格律,嚴格依照平仄用字,所以“看”字讀平聲也要注明。這首詩,是寫自己“看書學習”的,看什么書?“紅文警句”,這說明父親雖然平反了,但仍自覺地改造世界觀,這是當年的知識分子的一大優點。當然,還有另一原因,當年除了“紅文警句”,又很難找到更多的書可讀。“牙簽”即用象牙做的書簽,有“牙簽萬軸”這一成語,形容藏書極其豐富。“牙簽新觸”與下聯的孔子的“韋編三絕”典故相對,甚佳。末兩句借婦人(母親)的嘲弄,也感嘆自己畢竟已老了,能看書學習的時間也不多了。

           

          (三十三) 審蛙

              蛙叫聲聲振耳邊,聽來深夜未成眠。疏更犯亂當知否?擾夢侵凡是罪愆。無約不應臨此地,多情何必鬧翻天?而今赦爾隨歌板,可頌豐收大有年。

                             一九七四年五月一日深夜)

          父注:在深夜,田蛙亂叫,情難入睡,怒而審之,作七律一首。

          賢慶評注:舊歷四月,正是田蛙旺盛之季節,父母所居之屋臨近稻田,蛙聲必然熱鬧。當年辛稼軒有《西江月》詞云:“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可見蛙聲乃古今鄉間一大景觀。父親深夜被蛙聲擾得不能成眠,“怒而審之”,頷聯與頸聯正是“審之”的內容。不過,父親畢竟是個通情達理的人,對動物亦然,審完之后便“赦爾”,不過有條件,那就是要田蛙們“隨歌板”“頌豐收”。這是一首很有意思的詩,體現了父親這位老人熱愛生活,關心稼穡,活潑諧趣的一面。

           

          (三十四)  讀報

          三餐除外閑非懶,一念其中報派來。可喜工農形勢好,看誰躍進又花開。

          (一九七四年五月三日)

          父注:報紙來了,渴望五一新聞,看罷一時高興,吟成七絕一首,以志關心國家大事及望生產之大躍進也。

          父親八月十日改正并補注:(原詩第三句為“烽火無煙尊盛世”)山雨欲來風滿樓,還是天下大亂,故不說“烽火無煙”,但祖國工農業形勢一片大好,這是可喜的,故以“可喜工農形勢好”句代之。

          賢慶評注:父親閑居鄉間,除了讀點書,當然還有看報。五月一日的報紙,至五月三日才能看到,這在當年是很正常的事。當年的輿論工具,全被“四人幫”把持,極盡粉飾太平之能事,愚弄世人。父親幽居鄉間,又如何能知道被人愚弄了?當年的五一節那天,肯定又由某些御用秀才炮制出一篇“到處鶯歌燕舞”“形勢一片大好”的欺世之作,可悲的是,善良的父親看罷大受鼓舞,欣然賦詩,寫出了“烽火無煙尊盛世,看誰躍進又花開”的句子。令父親想不到的是,“烽火無煙”乃是對形勢的錯誤判斷!原來,天下不應“烽火無煙”,而是應該“山雨欲來風滿樓,還是天下大亂”。天下不應太平,要亂,越亂越好,這個判斷來自于領袖,具有最高的權威性,因而,父親在三個月后,覺悟有了“提高”,將第三句改為“可喜工農形勢好”。這事,現在看來,頗覺好笑,反映了父親當時思維的“混亂”,這“混亂”又是被最高領袖弄成的,不禁讓我心頭泛起一股苦澀的味兒。

          (三十五)為關子高近日忙于種甜瓜一事,吟成七律一首,預慶豐收

          私心實話閑中好,老不能閑苦自多。晨早炊餐邀我替,日中瓜地待卿鋤。一生后顧愁難盡,萬念前途奈爾何?愿祝風調能雨順,苗高葉茂果成籮。

                             (一九七四年五月四日早晨)

          父親九月六日補注:是年執得甜瓜不少,豐收也,已入就兩埕,可以說“果成籮”也。

          賢慶評注:父母在鄉間,有侄兒相伴,粗重勞動可以不干;平時所吃的蔬菜,即使不種,亦可用錢買,但父母當時身體還算好,尤其是母親,勞動人民出身,更加閑不住,所以在自留地里種了不少甜瓜,主要是用鹽腌制,放于埕中,做成“瓜咸”,用來下飯和粥。由于忙于種甜瓜,煮早餐的任務就落在父親的身上。父親當然有怨言,說“老不能閑苦自多”。但怨言歸怨言,他還是用實際行動支持母親的工作,“晨早炊餐”。其實,父親并非怕做家務,而是擔心累著了母親,所以發出了“一生后顧愁難盡,萬念前途奈爾何”的感慨。當然,最終,他還是希望母親的辛勤勞動能得到回報,所以“愿祝風調能雨順,苗高葉茂果成籮”。這首詩,“晨早炊餐邀我替,日中瓜地待卿鋤”一聯尤其好,很能體現這對老夫妻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的情景,讀來令人感動。

           

          (三十六) 自學

          自學原知志已遲,試圖畫虎痛無詩。五陵年少皆成夢,徒飾鄉間一老愚。

          (一九七四年五月五日)

          父注:近日在閑暖中,自學作詩之心正切,但切又何補?故有感而作。

          父親八月八日改正并注釋:(第四句最后二字為“腐儒”)腐儒是被批判的,我不屑作腐儒,愿作一老愚公,以勵己志,并勉后生。改正“老愚”兩字,刪去“腐儒”兩字。

          賢慶評注:父親的詩,寫得已經不錯,這從他青年時代的舊作可知。然而,他并不滿足,仍抓緊時間自學,這種精神的確值得我們當兒女的學習。更令我有所感觸的是,此詩末句最后二字原為“腐儒”,后父親改為“老愚”,這一詞之改,難道不是充分體現了父親追求進步,自強不息的骨氣嗎?在六十九歲高齡時,再學寫詩的確沒有多大作用了,但父親仍學習“老愚公”的精神,活到老學到老,以詩言志,以詩陶情,這寶貴的精神遺產,我等當銘記于心!

           

          (三十七)  買埕歌

          有錢難買無情貨,時遇無錢情又多。寄語賣埕阿勝哥,有情叫我帶錢啰。

          (一九七四年五月六日趁圩回途中)

          父注:粵語“埕”與“情”同音。為著買個埕缸載瓜咸,兩圩買不到,只說“無埕”,故歌之一笑。

          賢慶評注:前面的詩中說到,父母種的甜瓜豐收,新鮮的瓜當然會吃一點,但大多數還是制成“瓜咸”,用以下飯和粥。要腌制成瓜咸,就得有埕,埕是一種瓦制的容器,如同缸。父親連去了兩圩也買不到,賣埕的“阿勝”只說“無埕”;等到此墟,有貨了,但父親又沒有帶夠錢(當時恐怕不興賒賬)。這事本無奇,但讓“文人”父親遇上,則平添了一樁趣聞,又可入詩,于是,一首《買埕歌》由此產生。此詩,又一次反映出父親活潑諧趣的一面,也是父親苦中作樂的體現。

           

          (三十八)   蟬聲有感

          一心畫虎總難成,思入彌陀俗未清。老態愁腸閑似我,悠悠樹下聽蟬聲。

                                    (一九七四年五月廿五日)

          父注:夏日炎炎,村居苦悶,痛感一生事業無成,至今徒然碌碌,愁腸郁結,對誰言喻?

          賢慶評注:上一首詩,我的評語是“反映出父親活潑諧趣的一面”,然而,那畢竟是父親“苦中作樂”而已。父親閑居鄉間,政治上雖已解放,但另一種苦悶始終伴隨著他,那就是他感到自己“一生事業無成”,“徒然碌碌”,更可悲的是,“愁腸郁結,對誰言喻”?父親青壯年遭遇國難,老年時又逢浩劫,能夠茍存性命于亂世,且回到“人民”的行列,這已是不幸中之大幸了。然而,父親畢竟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人,以他的才能,是可以干出一番更大的事業的,所以,對于就此了結一生,“思入彌陀”,他總是耿耿于懷,并不甘心,故有恰當機會,便會借詩歌流露出來。

           

          (三十九)   苦旱

          五谷如焚眾不寧,逢人共說旱時情。蒼天若許成全美,普降甘霖是救星。

                                   (一九七四年五月廿六日)

          父注:趁新洲圩,經過路邊,見所有禾田干旱,苗已枯耳,有感而作。

          賢慶評注:讀唐人宋人詩作,均有《憫農詩》之類,古之士大夫,也會憐憫普天下最辛苦的農人,何況我父親,本身已列入了“農村戶口”,與廣大農民同甘共苦,命運息息相關,見久旱不雨,禾苗干枯,心里也十分著急,于是,便有了這一首《苦旱》。父親當然無力去抗旱,但可以通過詩歌,通過他的誠心,看能否感動上天,普降甘霖,以救民于苦難。舊日的知識分子,其憂國憂民之心,令人感動啊!

           

          (四十)  夏日

          夏日炎炎暑伏天,老妻對我怨低檐。何方筑得延清室,日可乘涼夜可眠。

                                    (一九七四年五月廿八日)

          賢慶評注:這首詩父親并沒有作什么注解,不過詩意已是很清楚的。那年夏天,天氣奇熱,以至母親埋怨屋檐低矮,不夠通爽,日夜也熱得難受(那時一般人家連電風扇也沒有)。父親當然也有此怨,但在當時,又有什么可能建筑一所好一點的屋子?!所以,一間“日可乘涼夜可眠”的“延清室”,便成了父親的夢想了。

           

          (四十一)    清風明月

          風正清時月正圓,催成詩興強裁箋。已知風月原無價,更識炎涼莫怨天。

          (一九七四年六月四日)

              父注:第二句“興”“強”二字讀仄聲。婦曰:月色光光,涼風陣陣,可以乘涼一下,因此我在月明之時,有感而吟成七絕一首,但非吟風弄月可比也。

              賢慶評注:炎熱了好一段時間,難得遇上一個清風明月之夜,這對老夫妻便在屋外空地乘涼賞月。此時,父親的文人本色又顯露出來了。季節有炎涼,世態更是炎涼,六十多年的人生之路,尤其是最近這八年,兩老嘗盡了人世間炎涼之味,所以,在此清風明月之夜,父親乘涼時,亦不禁有感而作詩,實在是借題發揮而已。

                 (四十二)   和弟侄輩所談(二首)

          (其一)弟們侄輩一家親,道短談長證宿因。我未成名年近老,應知貴胄不如人。

          (其二)此志當年學著鞭,只知報國力爭先。而今賜我清閑日,共勉丹心誓要堅。

          (一九七四年六月九日)

          賢慶評注:這兩首七絕,父親也沒有作注解,但意思是很明白的。當年在鄉間,父親尚有親妹、堂弟以及不少侄兒,每當入夜,總會有人到他們住的屋里來閑談,從這一點來說,父母還是不感到寂寞的。這兩首詩,似是向弟侄們總結自己一生的經歷:年輕時投筆從戎,報國爭先,未得成名,年紀已老,清閑度日,了此余生。盡管如此,在和弟侄輩談話時,他仍盡長輩之責任,教育勉勵他們,勞動光榮,勞動者偉大,“應知貴胄不如人”;同時,與他們“共勉丹心誓要堅”。這種思想境界,使我輩尤為敬佩!

           

          (四十三)   尊法反儒(三首)

          (其一)平生誤讀害人經,頭腦無如舊十成。今日反儒尊法去,是非曲直要分清。

          (其二)天命無稽害最深,死生富貴入人心。若非批判如今日,此后吾民實不堪。

          (其三)中庸之道害非輕,流毒千年認未清。今把畫皮開剝去,見其面目正猙獰。

          (一九七四年九月五日)

          賢慶評注:這三首詩,父親未作注釋,但經歷過文革的人,對詩中的內容應是十分了解的。七四七五年間,“四人幫”為了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發起“批林(彪)批孔(子)批周公(暗射周恩來總理)”“尊法(家)反儒(家)”等運動。善良的人們,當時是不容易洞悉他們的政治陰謀的。父親向來“相信群眾相信黨”,也自覺投身到這個運動之中,這三首詩,就是“愚民政策”下的產物,今天收錄于此,不能說沒有任何意義,至少它們可以告訴今天的人們,就在二十多年前,我們有過一個多么荒唐的年代!

          (四十四)   初到南京游新街口

          此處人最多,人多偏要過。明知趁熱鬧,不可話奔波。

          (一九七四年九月十一日)

          父注:我于七四年九月十日到南京,休息一天,十一日出游,先到此地。

          賢慶注:一九七四年八月底,我偕女友慕紅返鄉,在鄉間住了一周。九月初與父母及慕紅一起到廣州,七日上午,我送慕紅離穗赴港。是夜,我陪同父母一起坐火車經上海赴南京,十日凌晨到達南京二哥二嫂處。這是解放后父親第一次出遠門,當然也是母親第一次出省。我在南京住了一個多月,十月中旬后才云游常州、無錫、上海、蘇州、杭州等地,然后返粵。父親在南京、常州時寫的詩,二哥賢杰也有參與評注。

          賢杰評注:新街口是南京最熱鬧的商業中心。父親來南京是舊地重游,當然急于先游覽新街口。當年,正處文革后學校恢復招生的第二年,他們到校時,我正好從蘇北招生返校,記得那天從周總理的故鄉淮陰集市上購回一只肥母雞以孝敬父母,殺出來才知雞肚子里灌滿了水。那時我們住在筒子樓里,父母住一間14平方米的單間,父親每日讀書練字,每日上街散步,游遍南京的大多景點。經過文革的風風雨雨,劫后余生的父親能和兒孫們盡享天倫之樂,可想他們該多么高興啊!

          (四十五)   十七字令兩首

          (其一)新街口

          人多兼熱鬧,算是新街口,想買東西嗎?無憂。

          (其二)玄武湖

          玄武湖兩頭,連成幾大洲,風景真無錯,游游。

          (一九七四年九月十四日)

                    賢慶評注:這兩首詩,父親并無注釋,不過詩意明了。父親的詩作,形式也多樣,有絕句有律詩,有五言有七言,還有詞、歌謠與對聯。但想不到的是,能見到這兩首“十七字令”。“十六字令”我見過,如毛詩中就有三首,但“十七字令”則很新鮮,不知是否父親自創。

           

          (四十六)  初游莫愁湖

          莫愁還是不應愁,人把湖名喚莫愁。贏得千秋留勝跡,今天我亦幸來游。

          (一九七四年九月十八日)

          父注:湖內有介紹,說明為紀念莫愁,故人把原某湖改名曰莫愁湖。

          賢慶評注:到南京后數天,哥嫂帶我們到水西門外的莫愁湖游玩,作為文人的父親不會無詩。父親說“初游”,可見過去沒有踏足。此詩也屬“懷古傷今”之作,父親認為,能夠留名千秋,就“不應愁”了,似暗寓功名未立的自愧之意。

           

          (四十七)   登中山陵

          先生偉業震環球,萬古芳名第一流。我有七旬隨水逝,陵前羞愧淚難收。

          (一九七四年九月二十日)

           

          (四十八)   登靈谷寺

          寺名靈谷聞來久,我幸登臨不避難。一望方知天地闊,似生雙翅展云間。

          (一九七四年九月二十日)

          父注:以上中山陵及靈谷寺兩首,有部分用慶兒改稿成之。

          賢慶評注:以上兩首寫于同一天,皆因這兩處是同一天去游覽的。當時我也寫了兩首,父親看過,改動了部分入其詩中。在此也將我的那兩首拙作引出。《游中山陵》:“先生偉業千秋在,萬古流芳史上名。寶塔松高陵護衛,陳郎到此久懷情。”《登靈谷寺》:“幽深古寺隱名山,有幸登臨不懼難。憑檻方知天地遠,恨無雙翅展云間。”父親早年景仰孫中山,這是無疑的,三十年代初還考進南京中央軍校,抗戰七年轉戰江南,但最終事業無成,晚年還閑居鄉間,所以他“陵前羞愧淚難收”,也是可以理解的。

          賢杰評注:中山陵、靈谷寺乃南京著名的東郊名勝風景區,年屆七旬的父親是搭著我的單車尾去游覽的,可見當時條件之差。父親將慶弟的詩句恨無雙翅展云間改為似生雙翅展云間,兩字之差,意境迥異,后者充滿夢幻與希望,顯得樂觀。
           

          (四十九)  南京之行

          世事三千現此身,不曾流水即行云。相逢盡是他鄉客,入夢偏來我故人。脂粉六朝皆舊業,長橋一架變通津。今時勝昔龍蟠地,萬歲高呼頌黨恩。

          (一九七四年十月六日)

              賢慶評注:這首《南京之行》寫于父親到南京近一個月后,帶有總結的味道,并無注釋。我認為這首詩無論思想性還是藝術性都甚高,且句句稱佳。父親一生,遭遇坎坷,這次南京之行,是他撥開烏云見青天后的遠游,南京是個令他向往的城市,年輕時代便曾到南京報考過軍校。此次來游,又得到哥嫂的悉心照顧,實在是難得的一段經歷,尤其是他于一年后即病逝,更顯得南京之行的可貴!在這首七律中,父親既寫了自己旅居金陵的感受,又寫了新舊時代的巨大變化,舒暢的心情洋溢于字里行間。

              賢杰評注:從吃住和環境條件來說,南京是令父親滿意的。時值金秋十月,是南京的黃金季節,故父親從內心抒發出今勝昔、頌黨恩的詩句。同時,父親也流露出對世事和人生的慨嘆。此時,父親在廣州已無立命安身之所,讓人心境悲涼,故南京雖好,畢竟有流落他鄉之感懷。
           

                (五十)    贈別花公調返福建

              金陵初識幾經天,聞道君家作錦旋。我正來時公又去,風塵仆仆兩難言。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廿七日)

               父注:花公未聞其名姓,唯憑他面有豆皮稱之,蓋以同居對面房,時常見面點頭,風度可親,言笑甚稔,聞他遷調,有感而作。

               賢慶評注:在前面的一些詩作中,我們已感受到我父親也是個活潑諧趣的人,這首詩同樣體現到這一點。“花公”何許人也?原來是面有豆皮的一位老師,二哥的鄰居,父親以“花公”戲稱之。此花公,我也認識,但也不知其姓名。我在南京時,娛樂不多,花公常找我下象棋,下過幾次,我即發現他的棋藝高我幾個檔次,但他仍樂于找我對弈。某天,我問其故,他說,是要訓練自己如何在最快的時間內戰勝你。聽了這福建大漢的話,我這個南粵小子感到受了奇恥大辱,我不是成了你試刀的魚肉了嗎?!于是,我也發憤圖強,力戰花公,盡量茍延性命,但畢竟技不如他,往往中盤階段即壽終正寢。花公調返福建時,我已離開南京,倒是父親留下了這么一首有趣的七絕。

               賢杰評注:花公,名黃耀森,福建永春人氏,現在應有七十多歲了。他在地校和我共事近20年。他為人豪爽,有多方面的才華,棋藝頗高,亦粗通中醫術,曾為我兒贊寧針灸、拔火罐等。想不到父親有此贈別詩,還上了互聯網了。
           

                 (五十一)    冬至話金陵

              人逢佳節增高興,我亦因之早出門。堪笑有家分數處,喜看飛雁共雙存。輕裘肥馬渾如夢,安步當車若自尊。買到香蕉夸土產,又攜紅桔喚諸孫。

                                   (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廿二日)

                父注:(第三句)“看”字讀平聲。

           

            賢慶評注:父親在南京過冬至時,我已離開。從詩中可以看出,父親的心情很好。雖有感嘆,如“有家分數處”,但也有慶幸,要緊的是“飛雁共雙存”。父親或許也有過“輕裘肥馬”的日子,但那已如夢一樣過去,現在“安步當車”,亦感到自尊,主要是自己在政治上已經解放,兩老可以遠赴南京,過上一年前想也不敢想的好日子。

          賢杰評注:父親常說南京的東西便宜,從街上回來往往買些熟肉食品,詩中提到的是買到廣東的土產香蕉等,在冬節中和孫兒們品嘗,多么高興啊!我們家從父輩開始即離多聚少,從來是有家分數處。安步當車是父親的習慣,也是他鍛煉身體的方式。他腰桿挺直昂首挺胸走在大街上的情景,如今還歷歷如在眼前。
           

          (五十二)   金陵別意

          金陵自古繁華地,半載流連竟莫名。休問客從何處去,往來南北一身輕。

                                  (一九七五年二月八日于南京赴常州途中作)

          父注:春節前,常州親戚們邀我赴常州度春節,是日(舊歷廿八)動程。

          賢慶評注:父親說“半載流連”于南京,是“竟莫名”的事。的確,一年前,他還在鄉間,戴著恥辱的高帽,被監督勞動,而如今,可以往來自由,“南來北往一身輕”,的確是如做夢一樣。如果鄉間侄兒有婚事相催,父母可以住得久些,或許就不會發生其后的疾病了。可嘆!

          賢杰評注:常州是二兒媳的娘家,上海是 女兒男友的家。父親動身離開南京,要到常州和上海,此行與一門親家 與一門準親家相聚,真是不枉此行。在南京住了五個月,今天要離開了,產生依依別意是很自然的。父親當然沒有想到此一去永不復返了。
           

          (五十三)   常州過年

          不須回首話前因,可笑天涯浪蕩人。客枕細摸難入夢,自沽糖果過新春

                                    (一九七五年二月十日除夕)

          父注:是日買到糖果及廣西沙田柚給親戚及孫兒。

          賢慶注:第三句后三字非“難入夢”,因有兩字辨認不出,暫以此代。父親應該難以預想到,自己此生會在江蘇省常州市郊區的一戶人家中過年。夜間,他思前想后,難以入睡,是可以理解的。開頭兩句詩,帶有深深的感慨,父親稱自己是可笑的“天涯浪蕩人”。其實,父親在抗戰勝利后直到回鄉前,都沒有“浪蕩”過,如果不是文革的遭遇,在正常的國泰民安的情況下,居住在廣州的父母,到南京兒子處小住,到常州看望親家,都是有可能的事。

          賢杰評注:在常州過年,與親家的聚會是歷史的聚會,給大家增添了節日的歡樂。但是,異鄉的習俗,嚴寒的氣候,他們是很不習慣的,加上客居他鄉的心境,故難入夢是可想而知的,記得晚上睡覺時,父親用圍巾把頭頸都包裹起來抵卸寒氣。
            春節之后,我送父母到上海裴家。記得那天坐的是棚車,那個年代,每到假期,鐵路上便加開棚車,這種沒有座位的車早已淘汰了。在上海還走訪了幾家親戚,在荷英的阿姨家也住過一夜。遺憾的是沒有看到父親記述上海之行的詩句。那一天,我送父母到北站上車返廣州,列車徐徐開動,父親向我招手,沒想到這一別竟成永訣!

          賢芳評注:我和裴海榮是19763月結婚的。父母親19752月到上海時,我還在海南島東紅農場工作,當時請了探親假也來到了上海,與父母一起住在裴家。裴爸爸、媽媽騰出自己的房間(有一張大床)讓我們三人睡,陸雯奶奶燒飯燒菜,裴爸爸、媽媽與我父親解放前都是讀過大學的,一見如故,交流甚歡,四位老人在一樓天井、三樓陽臺拍了幾張合影,大哥裴家榮也在場。隨后,在上海期間,我帶父母去了外灘、城隍廟、延安路上的中蘇友好大廈等景點,父親每到一處都有做些筆錄,看得很仔細,尤其豫園小刀會舊址逗留時間最長,筆錄了很多詩文。奇怪竟沒有看到他留下上海之行的詩句?似乎不大可能! 

          (五十四)   改慶兒寄詩,用其原意而自嘲

          塵海浮游六十年,曙光照我見青天。寒冬過后風和暢,白發龍鐘意泰然。玄武湖濱迎遠客,紫金山下憶從前。應知到底家鄉好,最羨籬邊石上眠。

                                (一九七五年四月廿一日)

          父注:慶兒寄詩,是新詩式,我擬改為合平仄格律詩規式,其原意大致不變。末句“石上眠”借用晉陶淵明典故。

          賢慶評注:是年春節后,父母由常州經上海回到廣東家鄉,結束了半年的江蘇之旅。其時我在農場,寫了一詩寄給父親。父親在注釋中說我的詩是“新詩式”,其實不確,又或者說是對我的詩委婉的批評。我的詩,其實是“七律”,只不過其時我對平仄規律一知半解,令熟悉詩律的父親看著皺眉,而戲稱“新詩式”而已。八十年代初,我粗通詩律后,已將其改動,今錄于此:

          《為父母旅居南京返鄉而作》:塵海浮游六十載,萬千恩怨化云煙。綠芽幼嫩風初暢,白發龍鐘意更綿。玄武湖濱迎遠客,紫金山下憶當年。家鄉到底鱸魚美,澗水松聲伴午眠。

          詩的第七句,我借用晉張翰典故。應該說,這是我和父親最成功的也是唯一的一首唱和詩,彌足珍貴。父親在南京住了半年,應該說住食無憂,但他們畢竟思念家鄉,“應知到底家鄉好”,所以于次年春天返鄉。后來母親和我們兄妹常說,如果他們不在那時返鄉,父親肯定可以多活幾年,但冥冥中似有安排,讓他們回去,使父親不致客死異鄉。不管怎樣,那半年的南京之旅,也使得父親的生平留下可觀的一篇。

          (五十五)   悼黃文

          逸興閑心兩不宜,傷悲賦此悼文詩。三山埋骨終難見,表竹吞茶救已遲。算是有情兼有義,敢于無命在無私。今日兒女多奇志,君為中華作健兒。

          (一九七五年五月九日)

          父注:五月七日,文已死,葬三山,可謂有情人,爭正義,抗議她表竹村同姓不婚之封建余毒,算是中華健兒,不算是短命無情無知者。她死于愛,情也;想不連累我侄兒,而死于表竹,義也;為表竹村青年男女之自由結婚而斗爭,無私也。

                賢俊注:父親轟動新洲鎮的第三件事,就是“黃文事件”。其時,黃文事件(詳情請參看悼黃文一詩的注解)弄得沸沸揚揚, 遠近知聞。最初時人們以為是我父陳顯唐用錢買人家的女兒,用不正當的手段求婚,釀成了悲劇,死了兩條人命,所以公社監禁了我父親兩天,最后查明與我們并無關系,事實乃是黃文的二叔所為,而我們(包括泳侄)是不知情者,也是受害者,我們無端端地搞到人財兩空。

          賢慶評注:這是一首什么詩?不是“逸興閑心”所為,乃是“傷心賦此”;黃文者誰,悼之因何?看來我要簡述一個故事了。在我家鄉沅安村附近,有一表竹村,村中有一女子,曰黃文。其時她已與一同姓的男子談戀愛,但村中舊習不許同姓通婚,其父母通過媒人,背著她與我父母協商,介紹她與我堂弟。我父母及堂弟并不知內情,便與黃文接觸。某夜,黃文 與其戀人雙雙在表竹村吞下大茶根毒藥,上演了這幕人間悲劇!按理,黃文之死,使我家人財兩空,名聲也受損,父親應怨之恨之才對,但父親畢竟是個通情達理的人,理解黃文自殺之苦衷,甚至對她的死給予很高的評價,說她是“情也”“義也”“無私也”;稱她為“中華健兒”。父親的評價,似有溢美之嫌,但黃文之名,通過父親這首詩,得以留存于世,這應是黃文這位普通的鄉村姑娘生前始料不及的。

          (五十六)   哭黃文

          死命換來新表竹,真情爭出自由花。三山埋骨垂青史,人到墳前再拜她。

          (一九七五年五月十八日)

          父注:文實一敢于反潮流,抗封建者,惜我未聞她的真實露言,只誤信其媒與其父之語,招致有侄兒談婚之錯誤事,痛哉!痛哉!今有感她的正義,是抗議表竹村同姓不婚封建殘余毒害之光輝事跡,特再作此七絕一首。

          賢慶評注:在寫了《悼黃文》一周之后,父親又寫了這首《哭黃文》。內容雖有相同之處,但側重點似有不同了。《悼》詩重在贊黃文,《哭》詩則重在責自己,這尤其體現在注釋上。黃文之死,很難說與父親有關,但父親仍認為自己也有一定的責任,那就是“未聞她的真實露言,只誤信其媒與其父之語”。所以對黃文的死,感到“痛哉!痛哉!”。從這詩文中,又可看到父親那勇于自責的可貴精神。

          (五十七) 月夜遠懷胞弟們

          萬水千山隔幾重,弟兄分爨各西東。已無雁字朝朝過,只有嬋娟處處同。老死百年休問訊,今生半世未相逢。平安傳語憑誰報?愿拜長空任好風。

                                (一九七五年六月廿四日(陰歷五月十五))

          賢慶評注:這是一首傷感的詩,父親并無注釋,也難以注釋。父親胞弟,幸存二位,其一于解放前在家鄉經商,解放后土改時被迫逃往香港;另一于解放前在廣州入讀長白師范學校,1949年初學校遷往海南,隨校到了海南;至解放軍渡海,他又被迫隨國民黨殘部退往臺灣。如此一來,兄弟三人,分隔三地,更因政治原因,二十多年無法相見,甚至書信難通。1975年,仍是“四害橫行”之時,“海外關系”仍屬枷鎖,在我與父親共同生活的二十年中,父母亦絕少提到兩位叔叔。這年陰歷五月十五月圓之夜,父親舉頭望月,不知是冥冥中有什么預感,寫下了這首七律。這首七律,頷聯“已無雁字朝朝過,只有嬋娟處處同”及頸聯“老死百年休問訊,今生半世未相逢”對仗工整,感情真摯而充沛,我們后輩讀之,已覺震撼;當事人讀之,想到與兄長早已陰陽相隔,更應會感慨萬千,黯然淚下吧。

          (五十八)   大雨剎雞(笑話)

          大雨成災我剎雞,怕人見笑我行為。災情關切無余力,猶勝擔豬去揾妻。

          一九七五年七月十四日

          父注:連日大雨,已有許多地方被水沖損崩塌,人民牲畜禾苗損失不少,政府號召搶救,有力者奮勇去了,但自私者只顧老婆共個(賢慶注:“共個”是陽江土話,即“和那個”的意思)豬仔,又說有病雞要剎,有感而成此笑話。

          賢慶評注:父親一生,不能說大公無私,但也是公私分明的,對于自私自利的現象,他是看不過眼的,所以,在大雨成災之時,有力氣者為了自家的豬雞老婆而不參與救災,父親很難當面去批評人家,但仍可以把這些現象當作笑話寫入詩中,所以,便有了這一首帶點方言特色的《大雨剎雞》。

          (五十九)  對聯

          (父親所作對頭)老夫成世總勞勞,賤命猶存,看來真幸幸。

          (對尾)        綠竹一枝千箇箇,紗窗幾度,篩出萬絲絲。

                              (一九七五年九月十二日晨)

          父注:九月十一日,路經那倫遇羅計才同志,口編出對尾索對,現作出對之。

          賢慶評注:對這對子父親沒有其他注釋,因標題已說得很清楚。羅計才同志何許人,未考,但肯定也喜愛舞文弄墨,才會路遇我父親即口出尾對而索頭對。我對對聯的研究不夠深入,不知“真”對“萬”是否可行。有關對子的藝術性我不打算多說,倒是要搞點迷信的東西。除去其他抄錄憶錄的詩文不算,這個對子,就是父親詩作的最后一篇了。一個月后,他就得病;兩個月后,他就辭世,是否要怨他慶幸自己“賤命猶存,看來真幸幸”?如果說世上真有讖語,那么,這個對子就是不祥之讖了。一慟!

           

                                 顯唐遺墨選載

           

          xiantangshufa1.JPG (24789 字節) xiantangshufa2.JPG (27302 字節) xiantangshufa3.JPG (21780 字節) xiantangshufa4.JPG (16633 字節) xiantangshufa5.JPG (28303 字節) xiantangshufa6.JPG (26478 字節)

                         編后記

                         陳賢慶

          《沅安老人遺稿》今已編輯完畢,共五十九題六十九首,中有絕句、律詩、詞、令、歌謠、對聯等形式,除有六首是回憶寫出的舊作外,其余六十三首均是一九七一年六月被遣返回鄉至一九七五年九月這期間所寫,而這其中,又有十一首是在南京及常州時所寫。父親年輕時代,肯定有不少詩詞作品,但是,除了他憶錄的六首外,其余的并沒有留下,這是很遺憾的事。但是,就是這六十九首作品能夠保存,亦是萬幸了。

          父親的詩寫得如何,這似乎并不重要,我們也不打算為他爭一個“詩人”的名銜,這批詩歌最有價值的是,使我們能夠清楚地看到父親晚年時的遭遇,了解到他的內心世界,而這些,卻是我們當兒女的知之不多的。更何況,父親在詩歌之中,處處表現出他憂國憂民的思想,他向不合理的命運的抗爭,他的樂觀開朗的性格,又是我們后輩的一份十分寶貴的精神遺產。再從父親的遭遇,推而廣之,我們又深深感受到,十年文革,給國家民族帶來了多么大的災難,摧殘了多少人才,千萬不能讓這種悲劇重演了!如果說,這批詩歌,多少能起到以上三點作用,那么,我今天所 做的事,就不是毫無意義的了。

          父親去世已經二十五周年,到現在才能將他的遺詩供諸于世,似乎是晚了一點,但總算是完成了我們的一樁心愿,就以這一頁《顯唐遺詩》,作為我們對父親的紀念吧。

                                                   20012

          補記:《 沅安老人遺稿》,選入2009年由賢慶編著出版的《論律評章》一書。選入2011年由賢俊、賢杰、賢慶、賢芳四兄妹合著的《賢聲》一書。遺稿中的《未起偶成》《無題》《在廣州夜宿廣州象驃弟家晨起偶成二首》《退休》五首,選入香港《嶺雅》第40期之“遺音”欄目。

                                     返回

                      連接我們的父親母親1 2 3  4  5     

                           遙遠的回憶——寫于父親誕辰一百周年及逝世三十周年


           

          国产亚洲精品线视频在线